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性福家庭
性福家庭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a片在线网站大全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_日本黄大片免费完整版]

地址发布页:

  " 很期待今晚的聚会吧,阿龙?" 我的女朋友小真问我
    " 当然," 我说," 我期待了很久呢!"
    " 还有二十分锺的路程," 小真的父亲说,他正在开车。
    " 你一定已经硬了,阿龙。" 小真的母亲玉香说。
    " 是呀," 我说," 我一整天都没有射,在爲今晚的聚会储备精液呢。"
    我坐在汽车的后排座位上,左边是小真,右边是她的妹妹小美。小真当我的
女朋友已经六个月了。她和我一样都是十五岁,非常可爱,个子不高,身材苗条,
中等长度的头发,奶子尖尖的,屁股却又圆又结实。我个子高,肩膀宽,和她恰
成对照。
    小真的面孔天真又纯洁,大眼睛、翘鼻子、牙齿上有钢托。不知怎麽,我特
别喜欢她的钢牙托。她不是学校里最性感的女孩子,但也很漂亮。去年她家搬到
我们这一带,她转入我的学校,我立刻迷上了她。最棒的是,小真实际上一点也
不像外表那样纯洁!我和她约会一周,就肏到了她,后来就天天肏. 我们经常在
我家做爱,因爲我的父母经常不在家。后来,我们连约会都懒得玩了,每天有空
就找个地方做爱,随便什麽地方都行。小真可不是那种浅薄贪财的女孩,她让我
肏,不是爲了让我给她买衣服之类,而是因爲她喜欢" 被肏" 这件事本身。我在
她嘴里射精,她总是全部喝下去;射在她的脸上、奶子上,她也很喜欢。我们第
二次做爱的时候,她就求我肏她的屁眼。我很喜欢她的圆圆的屁股,也很喜欢肛
交。小真比我更热衷于肛交,现在每次和我做爱,都少不了让我把鸡巴插到她的
后庭里。
    交往之后不久,我就发现了她的家庭的秘密。有一天,我们两个人独处,我
正在肏小真的屁股,突然,她的母亲回到家来,悄没声地进了家门,突然闯进小
真的房间。
" 糟糕!" 我慌忙把鸡巴从小真的肠道拔出。小真却没事一样地吃吃笑。玉
香笑着夸奖我,说我让她的女儿很幸福。
    我大吃一惊,但是玉香竟然走过来,跪下开始含我的鸡巴!玉香三十九岁,
身材保养得仍然非常好,比小真个子高,面孔则非常相似,一头长发,奶子又挺
又翘。当小真的妈妈含我的屌时,小真坐在床上,告诉我,她的妈妈、爸爸和妹
妹小美都互相乱伦肏屄。现在他们欢迎我的加入。
    " 我好想要这根美丽的鸡巴插我下面," 玉香站起来脱掉衣服,指着我的那
根她刚刚含过的、六寸长、铁硬的少年肉棒,说。
    我惊讶得不知所措,任由玉香和小真摆布。他们让我在床上躺下,玉香骑上
我,让我的肉棒刺穿她的湿屄。然后,小真弄了一根八寸长的假鸡巴戴在自己裆
上,爬到她的妈妈背后,用假鸡巴肏起妈妈的屁股来!玉香的屄里插着我的鸡巴,
屁眼里插着女儿的假阴茎,高潮了两次。不久,我也把白浊精液射进了她的屄中。
    小真和她妈妈舔我的鸡巴,很快让我再度勃起。然后她们摆成六九姿势,玉
香趴在小真身上,母女互相舔屄,舔出很大的声音。我欣赏了片刻,很快就忍不
住把肉棒捣入玉香的屁股,在那个美熟妇的直肠里,射出了第二发精液。
    过不多久,小真的父亲育国和妹妹小美也回到了家。育国四十岁,个子高,
面孔帅,人很随和。小美十三岁,长得很甜,和小真一样漂亮。那一晚,我和她
们全家群交,我和往常一样享受肏小真的快乐,但是也很喜欢肏她的妈妈和小美
的新鲜感。年轻的小妹和小真一样淫贱,先是让我肏她屁眼,又求我顔射她,我
高兴地满足了她的请求。看育国肏他的两个女儿和他的妻子,非常令我兴奋。而
小真、小美和她们的妈妈互相舔吸,玩同性游戏,也像和男人性交一样热情。
    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从那以后,我每周都和这四口之家一起快乐地群交
好几次。当然,我也和小真单独相处很多时间,我们非常相爱。但是,他们的全
家都非常让我喜欢。
    然后他们让我知道了另外一个秘密:小真的叔伯亲戚也都热爱乱伦!
    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喜欢和儿女们、孙子们乱伦,玉香的父母现在年纪很
老了,退休住到了国外去。育国的母亲则一个人在乡下的大屋居住。在那个大屋,
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六晚上,小真的一家,她的姑妈、叔伯和堂兄弟姐妹都要聚
到一起,玩一场大乱伦。有时,可靠的客人也受到邀请。这次他们邀请了我!我
当然不会拒绝,我是一个好色的十五岁男孩子,有一个身材很好又好色的女朋友,
还有机会参加大群交,真是太幸运了!
    今晚我们开车在路上,就是到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去参加大群交的。
    育国哼着歌,很悠閑地开车。温暖的六月夜晚里,车窗开着。玉香靠在座位
上,风把她的发丝吹过她的漂亮的脸,显得很性感。在后排座位上,小真和小妹
兴奋地和我说今晚的事。
    我自己的家庭对此是完全不知情的。也许以后迟早会知道,但现在还不知道。
    我的父母猜出来我和小真上了床,但不是很在意。我的妈妈甚至给了我一些
保险套,好让我别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做了父亲。不过我用不着保险套,因爲小真
总是吃避孕药的。至于小真一家的乱伦秘密,我的妈妈、爸爸、姐姐、妹妹都不
知道。
    不过对乱伦的喜爱是会传染的。我已经在认真地考虑肏我的母亲的事情。
    她样子很好看,我经常幻想奸淫她。有一次我到小真家里去玩的时候,只有
她母亲玉香一个人在家,玉香请我进卧室,和我做爱了几个小时之久。她知道了
我越来越想肏自己妈妈,就让我假装她是我的妈妈。虽然是假装的,但是也让我
很兴奋。我一边叫她" 妈妈" ,一边又是肏、又是含,又是鸡奸,和她玩了一整
个下午。
    我的乱伦计划也延伸到了我的姐妹身上。我的姐姐十七岁,是个娇小性感的
短发女郎,非常漂亮。上周我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浴室,假装不是故意的。她笑
得很开心,以爲真的是意外事件,而我看到了一眼她的美味的身体。我的妹妹才
十一岁,不过我觉得已经完全可以肏了。小真说,她和她的妹妹还有堂姐堂妹,
传统上都是八岁开苞,开始参加群交的。这让我觉得非常带劲。今晚我可以肏到
四十岁、三十岁、二十岁的女人,也可以操发育期的少女,还可以肏小女孩,可
以选择的太多了。
    终于我们抵达了小真的祖母的大屋。大屋有六个大卧室,能容纳很多人,屋
外有一个大草坪,草坪上开满鲜花,像是世外桃源。但其实这里距离国道只不过
几公里路。
    小真的祖母名叫绪惠,五十九岁了,一个人住在这里。她的有钱的丈夫比她
大二十岁,几年前去世了。绪惠虽然守寡,却一点也不孤单。她每个月都招待儿
孙们群交,平时也经常有儿孙来拜访,还有一些年轻精壮的园林工人每三天一次
来打理外面的草坪,每次来都少不了跟绪惠乱交。绪惠也给附近的中学生上钢琴
课,几年来很是勾引了不少发育期的孩子,足足有十男两女。不过,每月的群交
只对亲戚和我这样的特别客人开放,今晚,园林工人也好,钢琴学生也好,都不
在这里。
    育国把汽车停到大屋前面,其它汽车旁边。我们下了车,活动了一下腿脚。
    这时候已经过了八点,但是因爲是夏天,太阳才刚落山。晚霞把最后的金色
光辉投射到大屋和花园上。
    我跟着小真一家来到大门前。隔着窗户,看到了一些蠕动的赤裸的肉体。即
便在外面,我也听到了欢愉的呻吟声,显然他们已经开始。
    我们走进大门,穿过一个很大的厅堂。这里很古朴,地板和椽梁都是木质的,
在红木八仙桌旁摆着一个大锺,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裸女油画。呻吟声、喘息声
在这里听得更清楚了。
    " 走这里。" 育国打开一扇右边的门,说," 我们先脱衣服再进去。"
    我们来到更衣室,这里地方很宽敞,衣架上挂着许多外衣,墙边摆着一排鞋
子,有男鞋、女鞋和小孩的鞋。地板四周放着一堆堆叠好衣服。
    " 把你的所有的衣服都脱下来,放到我们的衣服旁边。" 玉香对我说。
    我们很快都脱光了,衣服一堆堆地放在地板上。
    " 上吧!" 育国微笑地说着,走出更衣室,我们跟在他后面。
    我们进入大客厅,只见有四十多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女人、少年、少女、和
小孩在用力地互相肏干。
    在聚会上一共有四十六个人。
    小真的祖父已经去世,她的祖母是聚会上最年长的人,好像也是最高的组织
者。她快六十岁了,但还是相貌很美,行动也很积极。
    除了小真的祖母以外,屋子里有两代人,就是中年人和孩子们。有十八个成
年人,是小真的父母、以及小真的父母的兄弟姐妹和配偶。他们是九对夫妇。
    年轻的一代就是这些伯伯阿姨们的儿女了。有两个已经二十多岁,不过大部
分是十三岁到十九岁的,这样的有十六个,当然,包括我、小真和她的妹妹小美。
    我们少年少女们是七男九女,有时,别人也把男朋友女朋友带来玩,但今晚
我是唯一一个外客。其它的少年少女都是小真和小美的亲戚。
    剩下的就是更小的小孩,从八岁到十二岁,一共有九个,六男三女。只有八
岁以上的孩子才能参加群交。小真有几个不到八岁的表弟表妹,现在都在自己家
里让保姆看护着。
    四十六个人,从八岁到五十九岁,有男的,有女的,整个晚上,都要做爱!
    我们站在宽阔的大客厅里,有两个宽沙发,几个靠背椅,有茶几,还有一个
货真价实的巨大壁炉。客厅的一侧有一个长条餐桌,足足能坐二十多个人一起吃
饭。还有很多落地长窗,外面是花园。因爲这里是野外孤零零的大屋,所以连窗
帘都不用拉上。刚才在门厅里是冰凉的木地板,在这里地上则铺着豪华的厚厚的
红地毯。墙上挂着很多油画,油画里都画着裸体。一套银色的音响在播放轻柔的
古典音乐,爲聚会伴奏。
    旁边一扇古朴的门通向厨房,厨房的桌上摆满了酒瓶。到处都是裸体的人在
做爱,也有很多人到厨房里去吃喝。楼上有六个卧室,不过不是用来群交的。虽
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从礼貌上来讲,群交的时候应该让大家都看见,不应该关
上门偷偷玩。
    育国和玉香对我说:" 玩得开心点。" 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走去,小美也离
开了,只留下我和小真。一开始,我有点不自在,因爲是在这麽多陌生人面前裸
体,而且鸡巴还翘着。不过,突然我放松下来。仔细一想,我的大鸡巴是可以让
我很自豪的,面前这麽多热火朝天的性交场面,不勃起才奇怪。
    而且,没几个注意到我们这些刚来的人。他们都忙着抽插。只有少数几个人
瞟到了我们,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妇人微笑地给了我一个飞吻,就重新低头含吮
一个发育期男孩子的鸡巴。
    " 了不起吧?" 小真骄傲地微笑。
    " 真的好棒!" 我轻声说。我被深深地震动了,有生以来从未体会过这样的
性欲亢奋。" 不过我觉得有些怪怪的,除了你、你的爸妈和小美以外,这里的人
我一个都不认识。"
    " 哎呀," 小真说," 现在我也不好领着你一个个地去向他们介绍。不过没
事,你一个个地肏过来,就和他们都认识啦。我们大家都通过气,他们都知道你
是谁。我们可不常有外客,女孩子们会排队给你肏的。"
    周围的景象令我眼花缭乱。我看到一个女人同时让两根鸡巴插在屄里,又有
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骑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又有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鸡
奸一个九岁的男孩子,又有两个发育期的女孩子玩六九,其中上面的那个女孩在
被一个发育期的男孩子肏. 小美已经进入了状态,趴在茶几上让一个男人把鸡巴
从插入她的小屄。
    " 我们怎麽办?" 我问她," 直接去找个人,开始干她?"
    " 就是这样," 小真微笑,伸手捋动我的勃起的肉棒," 到大家中间去,想
肏谁就肏谁吧。在这种场合,拒绝别人是不礼貌的,所以谁也不会不让你肏. 不
过,你也不能拒绝别人哦。"
    " 我才不会拒绝别人。" 我开心地笑,贪婪地看着周围这些让人流口水的美
女。有一个发育期的女孩子,身材非常好,四肢着地趴在地板上,在面前一个坐
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的屄。
    " 但是," 小真说," 如果是同性恋的要求,是可以拒绝的。女人和女孩子
都很喜欢玩同性恋,幼年的小男孩也很喜欢被鸡奸,但是成年男人往往不喜欢和
成年男人玩。也许有一两个例外吧。基本上,你可以拒绝别的男人,也可能被别
的男人拒绝。但是所有的女人和小孩都不会拒绝你的。具体的性行爲方面呢,"
她继续说," 如果你拒绝性行爲,一般是很没有礼貌的,像普通的肏屄、口交、
顔射、乳交、肛交这些。这里大家都很喜欢肛交。但是,一些重口味的玩法,像
撒尿、打屁股这种,可能有人不喜欢,不过这种人也不是很多。往常,各种重口
味的事情都有人玩的,今晚大概也会有。"
    " 真厉害。" 我只能说出这几个字,再也无话可说。我忍不住了,非常想干。
    " 我们开始玩吧。" 小真轻摇着我的手,笑说。
    " 好!" 我说,和她吻了一下,便与她分开了。
    我的女朋友转身走向餐桌,在那里抱住了另一个发育期的男孩子。那个男孩
让小真趴到餐桌上,开始从后面肏她。
    我东张西望,不知该怎样开始。四周都是赤裸的肉体!在明亮的灯光下,扭
动着、碰撞着。一开始,我没有勇气马上拉过一个不认识的人就开始肏,而且好
像每个人都有伴了。不过,我很快发现,大家不是两两配对的,有的三个一起,
有的四个一起,都可以用鸡巴、屄穴、舌头或者屁眼连接起来。
    我的视线回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子身上,就是四肢着地跪在沙发前面,
给一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女人舔屄的女孩。这个女孩大约十四岁,身材瘦小,但
奶子很大,垂在身下微微晃动。她的屁股形状完美,肛门张开着,湿漉漉地,好
像刚才已经让人肏过。沙发上的中年女人慵懒地靠着,不住喘息,也是很瘦、大
奶子。她身材很好,好像是不到四十岁的年纪。
    我慢慢走近,跪到少女的身后,抚摸她的屁股。我们旁边就是壁炉,噼啪作
响的火焰把跳动的橘红色光辉映在这个女孩子的屁股上,分外好看。
    她从坐着的女性的裆部擡头,开心地笑说:" 我不认识的这位帅哥,可不可
以好好地肏一下我的屁股?"
    " 求之不得。" 我说,被这些很棒的人们的坦率、友好的气氛影响了。" 我
是阿龙,是小真的男朋友。"
    " 你好,阿龙。" 女孩子从肩膀上回头看我,她的脸上被淫水沾得滑滑的。
    " 我是雪儿,是小真的表妹。沙发上的这个又漂亮、又淫贱的阿姨,是我的
妈妈。"
    " 雪儿的妈妈,你好。" 我对年长的女人微笑说。
    " 你好,小帅哥," 她对我微笑,色情地舔着她的红唇。
    " 雪儿,别停下,继续舔妈妈的屄。" 年长的女人对她的女儿说," 一边舔,
一边让那个帅帅的阿龙干你的屁眼。"
    " 好的,妈妈。" 雪儿说。她重新把脸扑到母亲的大腿间,舔起屄来。
    我把我的龟头放到雪儿的微微张开的屁眼上,一顶,慢慢地,鸡巴进去了。
    屁眼很紧,但没有産生什麽阻碍。这个女孩子大概是十四岁吧,但是肯定各
个肉穴都已经被干过很多年了。不一会儿,我的龟头穿过了她的括约肌,年轻健
康的小美人因爲快感而全身微微颤抖。我继续推进,在雪儿的直肠里插得越来越
深,最后,直到根部。
    " 好棒的感觉。" 我喘息着,抓住雪儿的臀肉,让肉棒牢牢地埋在她的直肠
内,细细品味她屁眼里的火热与紧窄。
    我大把抓住她的臀肉,开始将鸡巴在她的肛门中前后滑动,稳定地鸡奸她,
不敢动作太快。虽然我有自信在今晚至少射上三四次,但我可不想在肏第一个女
人的时候就射出来!
    " 阿龙,用力肏她的屁股。" 雪儿的母亲给我加油," 你肏她越重,她舔我
的屄就越有劲。"
    " 没问题," 我笑说,稍微加快了速度。我把肉棒一次次地捣入雪儿的直肠
深处,我的髋骨和她的臀瓣一次次碰撞。当我肏着这个好身材女孩的屁眼时,我
注意到四周发出的声音。有呻吟、喘息、肉体拍击、和嘴巴嘬吸声。有些人很喜
欢说话,有的非常爱笑,也有人在说髒话。旁边,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尖声叫道
:" 爸爸,你肏我再狠一点,我要泄了,泄了……" 也有人太过兴奋,只能发出
一串无意义的呢喃声。
    在雪儿的屁股里干了几分锺以后,女孩子的大奶子妈妈请我拔出。
    " 我想含你那根美丽的鸡巴。" 她说。
    我立刻服从,把我的肉棒从雪儿的肛门" 卜" 地拔出,跨上沙发。当做女儿
的还在继续舔屄,做妈妈的则深深地含入我的鸡巴,在鸡巴上尝到了一些大便的
味道,从鼻子里快乐地呻吟。
    好好地含过一轮后,雪儿的母亲请我继续鸡奸她的女儿,我热切地照办了。
    我沈重地用力肏雪儿的屁眼,让她也更加热情地舔她的母亲的美屄。很快,
她的妈妈高潮了,并且持续高潮了颇久的时间。
    我开始感到我的性高潮渐渐临近。爲了放松冷却一下,我让鸡巴滑出了雪儿
的直肠。还没有问雪儿的妈妈可以不可以让我鸡奸,一条手臂从背后搂住了我的
脖子。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悄悄走到我背后。她面目秀美,奶子
不大,头发也很短。
    " 小帅哥," 她微笑地对我眨眼," 你就是阿龙,对不对?是小真的男朋友。
"
    " 是我," 我说。
    " 我叫瑞水," 她说," 是小真的表姐,我妈妈是她妈妈的姐姐。阿龙你多
大?"
    " 十五岁。" 我说。
    " 我是二十一岁。" 瑞水说," 你肏起女人来,就好像是我这个年纪的男人
那样熟练,很厉害。现在我们已经自我介绍过啦," 她把脸贴近我的脸,说,"
要不要肏一下?"
    " 好呀,赶快。" 我说。我这麽急色,让我觉得自己很蠢,但瑞水看起来很
喜欢我这个样子。我四处看了看,希望雪儿和她的妈妈不要因爲我不理她们而不
高兴。但是她们倒已经先走了。雪儿和另外的一个发育期的女孩玩起了六九,而
她的妈妈则找上了一个怎麽看也不到十岁的小男孩。
    " 我们在沙发上做吧。" 瑞水说," 你坐下,我来骑你。"
    我坐上皮沙发,正坐在刚才雪儿的妈妈所坐的位置。我沿着沙发平躺下来,
肉棒一跳一跳,坚硬地躺在我的腹部。瑞水跨过我,跪下,面对着我,伸手到下
面,扶起我的阴茎。这个仪容可口的年轻女子把她刮了毛的干净阴户在我的勃起
的肉棒上刺穿,身体缓缓下滑,直到阴茎完全没入。她的面孔是一幅欢愉的图画。
    " 哦……多棒的鸡巴。" 她把双手扶在我胸口上,依偎着我,我们脸对着脸。
    " 你很漂亮,瑞水," 我说," 身材好,屄也紧。"
    我的夸奖让瑞水很喜欢,她把红唇印上我的唇,我们互相伸出舌头到对方嘴
里,像热恋的情人那样湿吻,虽然我们相互认识才三十秒。她伸舌到我嘴巴里时,
也开始上下移动屁股。我不用做任何动作,只是躺在那儿让她骑。她的臀瓣肉在
我的大腿上啪啪地碰撞。我伸手抚摸她的光滑脊背。
    一会儿,我听到一个男人说:" 姐姐,你的屁眼有空吗?"
    瑞水的唇离开我的唇。我们四处看,看到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大约十七岁,
站在沙发旁,捋动他的硬挺的鸡巴。他的面孔和瑞水明显有着遗传上的相似。
    " 当然有空,瑞鹏," 瑞水微笑说," 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的屁眼里来,和
这个小帅哥一起肏我吧。"
    " 这个你在骑的男孩子是谁,不向我介绍一下吗?" 瑞鹏说。
    " 对了对了," 瑞水笑嘻嘻地说," 这是阿龙,是小真的男朋友。阿龙,这
是瑞鹏,是我的弟弟。"
    " 你好,瑞鹏," 我说。一边被介绍给另一个男人,一边肏着这个男人姐姐
的屄,很有点非现实的感觉。
    " 阿龙," 瑞鹏微笑说。" 你开心吗?"
    " 很开心!"
    瑞鹏踩上沙发,跨过我的腿,跪到瑞水的正后方。
    " 我们来吧。" 他说。瑞水浑身缩了一下,看来是被弟弟进入了屁股。
    " 很好,很好。" 瑞水大口喘气,让瑞鹏逐渐地入侵。她静止地骑着我,我
的鸡巴深深地在她小屄里,我们等着瑞鹏插入他的姐姐的直肠。不久,他插到了
阴茎根部。
    " 阿龙,来一起肏我的姐姐,把她肏到高潮。" 他说。
    " 是的,是的,用力肏我," 瑞水说," 你们这些色狼,让我高潮吧。"
    这麽漂亮、娇小的年轻女性在鼓励我,让我立刻开始把我的鸡巴在她紧窄的
小穴里上下挺动。同时,她的弟弟开始抽插她的直肠。很快我们达成了一直的节
奏,轮流把肉棒插入瑞水的下身。
    夹在我们当中的苗条美女很快开始尖叫:" 我要泄了,哦,我要泄了。啊…
    …"
    她泄身的时候,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只剩下野人一样的哭叫。我和瑞鹏
都毫不留情地继续进攻。
    终于,她的性高潮缓缓退去,瑞鹏和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 好舒服," 瑞水笑说,汗水把头发粘在她的脸上," 太棒了,谢谢你们。
"
    " 不客气,姐姐。" 瑞鹏开心地笑。他把鸡巴从瑞水的直肠拔出,很放松地
离开,又找别人去了。
    " 甜心,我过会儿再来和你玩。" 瑞水给了我一吻,从我的鸡巴上跨下来,
像她弟弟一样,找别人去了。
    她走得这麽突然,让我有些失落。不过我随即想起,不管怎麽说,这是一场
群交,总不能一整晚都和同一个人做爱。
    我坐起来,不知道下一个该找谁。我的鸡巴硬得难受,恐怕是时候射点精液
出来了。
    在附近的地板上,我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十一岁的男孩子。他跪下舔着一个大
乳房的女人的毛茸茸的屄。女人大约四十多岁。男孩子一头短短的头发,样子非
常甜美。我能看到他的无毛的小鸡鸡软垂着,上面裹着亮闪闪的液体,大概是精
液、口水、淫水,或者三种都有。他有一个美味的屁股,又圆又白又嫩。我突然
有一种沖动,想肏他的屁眼,虽然我过去从没有这方面的倾向。现在我觉得机会
难得,不妨尝试一下,于是站起来向他们走去。
    " 舔我,舔我的屄,阳阳," 这个大乳房的女人在急速喘息。她有一头长发
和一张线条柔和的面庞。
    " 你好," 我说。但愿我这样乱入,不会是做了蠢事。
    " 你好呀," 女人微笑说。小男孩把脸离开女人的屄,擡头看我。
    " 这个小男孩的屁股看起来太美味了,吸引我,让我无法自制。" 我抚摸小
男孩的头发,对女人解释说。
    " 你会肏我的屁股吗?" 男孩子热情地问我。他伸手抓住我的鸡巴,捋动起
来,一点也不怕生。
    " 当然啦,小弟弟。" 我说。
    我们很快相互介绍。女人名叫婉云,小男孩名叫阳阳,他们是姑妈和侄子的
关系。
    " 阳阳的小鸡鸡刚刚射过。" 婉云说," 不过,如果屁股上好好地肏一下,
肯定他能重新硬起来。你鸡奸他的时候,他可以继续舔我。"
    婉云坐在沙发上,分开大腿,指挥我们两个男孩。阳阳服从地四肢着地,擡
头舔她的下身。我则跪在这个男孩子背后,先欣赏了一会儿他的屁股。他的屁股
有一对结实的屁股瓣,一个粉红色的褶皱菊花在正中,样子非常可口。小菊花的
湿润和微微张开的样子,显示出今晚已经有一两根鸡巴在那里出入过了。在他的
屁眼下面,挂着他的无毛的小小阴囊,和软垂的鸡鸡。要鸡奸这麽幼小的孩子,
让我非常兴奋,何况他是我的同性,这种倒错感越发地刺激我。
    我舔了一会儿阳阳的屁眼,把舌头穿过他的括约肌,伸入到直肠里。他快乐
得全身颤抖,但是从他嘴里发出的舔嘬声听起来,这一点也没影响他对他那婉云
姑妈的口舌劳作。
    舔过他的肛门后,我跪起,把龟头放到他的肛门上。慢慢地、坚定地,我的
龟头挤入这个十一岁小男孩的屁眼,他堵着嘴发出欢愉的呻吟。
    我将鸡巴继续深入小孩的屁股,直到插到根部。他的紧窄直肠犹如天堂一般
美妙,虽然年幼,但是这个尚未发育的淫贱小男孩一点也没有表示出不适。当我
开始抽送,阳阳也主动地把屁眼向我顶回。我肏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因爲
我知道我不可能从这麽紧的小屁股里不射精,不可能全身而退。婉云也不停说着
色情的话语,她的侄子的舌头在她的屄越发深入地扭动,令她达到了高潮,身体
颤抖,大奶子不停地晃动。
    " 我要射了。" 我喘着粗气,紧抓阳阳的窄小臀肉,把鸡巴反複地捣入他的
屁眼。
    像超新星一样,我的白浊精液爆发出来。我继续前后抽插,在把浓稠粘液一
股股地射入身下这个美丽的男孩子的肠道。
    " 我能感觉到,能感觉到精液。" 阳阳从他的婉云姑妈的火热的阴户擡起头
来,说," 你的精液装满了我的屁股。"
    我最后一次把鸡巴插入阳阳的直肠,射出最后的几小股精液,感到筋疲力尽。
    但是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我在今晚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已。
    我把肉棒缓缓抽出阳阳的直肠。他回头给了我一个吻,把软嫩的舌头伸进我
嘴里。
    " 你让我硬了。" 他握着自己的小鸡鸡说," 太好了。"
    这时候婉云已经去找别人了。我现在也习惯了人们的突然离开,不会再感到
不快。
    " 从我弟弟的屁股流下来的,是不是精液?"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说。
    我回头,看到了一个有点胖,但也很漂亮的女孩子,大约十八九岁。她显然
是阳阳的姐姐。
    " 当然是啦," 阳阳对她说," 要不要把它吸出来。"
    " 嗯,让我吸吧。" 女孩子说。她看了我一眼,微笑说:" 你好。" 然后就
把弟弟拉到沙发上。她躺下,阳阳跪在她脸上,已经不注意我了。我饶有兴趣地
看着那个女孩用力地把我的白浊精液从她的小弟弟的屁眼里吸吮出来。同时,阳
阳对自己的勃起的小鸡鸡手淫。
    " 阿龙," 小真的母亲玉香走来。
    " 玉香阿姨," 我说。
    " 开心吗?" 她问。
    " 开心极了!"
    " 下面软了?" 她说," 是不是刚刚射了一发?"
    " 嗯,是的,是今晚的第一发!肯定不是最后一发。"
    " 可别是最后一发," 玉香阿姨笑说," 还有很多人呢,你要去找他们,和
他们打招呼,肏他们。在现在休息的时候,你可以去厨房弄点东西补充体力。"
    " 好。"
    " 过会儿再来找你。" 玉香在我脸上轻吻一下,便向沙发走去,看来要和阳
阳、阳阳的姐姐一起玩一玩。
    我朝厨房信步而去,看到四周各种荒淫的行爲发生,鸡巴已经开始恢複元气。
    在厨房里,有五六个人在休息。桌子上有很多碟子,里面放着各种点心。小
真的妹妹小美,也一丝不挂地在那里。当然,所有人都是一丝不挂的。她的年轻
健康的胴体汗津津地,站在厨房一角,在吃烤香肠。
    " 阿龙哥," 她看到我走过去,眼睛亮起。
    " 小美," 我从碟子上拿起一截香肠,嚼起来。
    " 好玩不好玩?" 小美说。
    " 非常好玩," 我说。
    " 射过没有?"
    " 射过了。"
    " 射给了谁?"
    " 阳阳,十一岁的男孩子。是你的表弟,对吧?"
    " 嗯,很多表弟中的一个。有时候我希望有个亲哥哥,这样我就可以玩亲兄
妹乱伦了。"
    " 那倒难办,不过,你的妈妈说不定还能给你生个亲弟弟。"
    小美吃吃地笑了。
    她笑说:" 或许可以吧。如果不能,我光是肏我的爸爸、伯伯和表兄弟,也
不错。而且也可以和我的妈妈、姐姐和阿姨们玩。"
    " 选择多得很。" 我说。
    " 如果你和小真姐姐结婚,你就是我的姐夫了。肏起来大概会有亲哥哥的感
觉吧。" 小美笑说。
    " 也许吧," 我想。我还没有想过和小真结婚的事情。毕竟我们都只有十五
岁,还只是中学生。但是小美这样一讲,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爱小真,也
爱小真的全家。不过,这种罗曼蒂克的想法在当下的群交会场里显得有些脱节,
我打算以后再仔细想。
    一个漂亮的十二岁女孩子说:" 谁要酒?" 她也是小真和小美的近亲。她的
身体瘦瘦的没有什麽脂肪,胸部刚刚有一点凸起,下面的屄还没有毛。她的长发
用很大的银色丝巾扎成马尾辫。
    " 我想要一点," 小美说," 只要一点点就好,"
    " 我也来一点," 我对那个扎长马尾辫的女孩子说。我发现她只拿着两个玻
璃酒杯,没有拿酒瓶。
    " 两小杯红葡萄酒。" 她转身在地上蹲下,把一个杯子摆到屁股下面。
    小美笑说:" 她就是喜欢用这一招来玩。"
    在我们面前,蹲着的女孩子略微放松了她的肛门,不久,从屁眼喷出了红葡
萄酒。她喷了半杯,然后换上另外一个杯子,从直肠射出了更多的酒。
    " 来了," 她转过身,站起来,举起杯子。
    " 谢谢," 我和小美接过酒杯。
    " 别客气," 那个女孩子笑说。然后她跑向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后来我发
现那个中年男人是她的爸爸。此时,那个中年男人正在把一个大浣肠器里装上上
等的葡萄酒。那个女孩子趴到桌上,让父亲用葡萄酒给她浣肠,然后她又在附近
跑来跑去,用自己的屁眼给别人倒酒。
    " 这种倒酒的方法可不是能在公开场合见到的。" 我笑说。
    我和小美笑了一阵,开始喝酒。酒的味道很好,我知道它刚刚从一个十二岁
女孩子的屁眼里喷出来,分外激发我的情欲。我和小美很快喝空了杯子。我不打
算喝醉,因爲喝醉就不能再享受性交的乐趣,但是这些少量的酒沖上我的头脑,
只令我感到有些轻飘飘的,更加放松。
    " 你是不是要回去肏人了?" 小美说," 你的鸡巴重新硬了。"
    我的鸡巴现在确实已经半勃,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向上翘起。
    " 大概可以再来一发了," 我说,"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 好," 我的女朋友的妹妹说。我拉起她的手,领着她回到大客厅,穿过抽
插呻吟的人群。在人群里,小真在被她爸爸肏着屄,同时被一个不认识的发育期
的男孩子肏着屁眼。我们视线相交时,小真和我互相笑了笑。
    小美和我很快在壁炉旁找到了一块空地。
    我们面对面跪下,拥抱亲吻了一会儿,互相用舌头探索对方的口腔,双手在
对方的皮肤上游走。
    过了一会儿,小美说:" 我们来玩六九。"
    " 好,我在下面。"
    我仰面躺下,让小美跨到头上。她的可爱的、微微鼓起的小屄很快压倒了我
的嘴唇上,我开始吮舔。同时,这个发情了的女孩子深深地含入我的鸡巴。鸡巴
现在已经完全勃起,因爲小美的技巧高超,越发地硬了。
    过了大约五分锺,走来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跪在我的脑袋旁。他的无毛的
小鸡鸡在空中挺立,直指小美的肛门。我很希望他能鸡奸我身上的女孩子,他果
然这样做了。在我舔小美的美屄时,欣赏到了很棒的图景:这个未发育的男孩子
把鸡巴缓缓刺入小美的屁眼。小美嘴里含着我的鸡巴,发出模糊的快乐呻吟,但
嘴里的工作一点也没有松懈。
    新加入我们的小男孩开始把小鸡鸡在小美的直肠抽插。他的无毛的阴囊在我
的额头上悬挂着,晃动不已。不知爲何,一种沖动突然袭来,让我想要含他的鸡
鸡,就像刚才我突然想要鸡奸小阳阳那样。我把嘴唇离开小美的屄,包裹到小男
孩的阴囊四周,听到了小男孩的愉悦的呻吟声。这鼓励了我,我饑渴地吮吸,他
的两粒小卵蛋像葡萄干,在我嘴里滚来滚去。
    含了一会儿,我把嘴巴从他的阴囊挪开,重新舔小美的湿润小屄。她还在对
我深喉口交,吸力非常大,如果不是我才刚射过,就要被她吸出一发来了。
    " 想不想含我的鸡鸡?" 这个十二岁的男孩子说。把他的鸡鸡从小美的直肠
抽出,向下对準我的脸。我毫不犹豫地把嘴巴离开小美的屄,含入了这个小男孩
的尚未开始发育的、勃起的肉棒。含一个小男孩的鸡巴,这个鸡巴还是刚刚从一
个年轻女孩的直肠里抽出的,我能尝到小美的大便的碎屑,但这只令我更加兴奋。
    让我好好地含了一会儿以后,男孩子重新把鸡巴插进小美的臀部,我也重新
去舔小美的屄。
    我们三个人又像这样玩了十分锺,小男孩每肏几下,就把他的带着大便的肉
棒给我含。虽然小美的口交技术很高,但我开始想要换个肉穴来肏,于是我建议
更换体位。
    我们分开身体,小美向我介绍说,这个十二岁的男孩子是小胜。他是小美的
父亲的弟弟的儿子。
    " 我们现在干什麽?" 小美说。
    " 我想让鸡巴插屁股," 小胜说," 最好是阿龙的鸡巴。"
    " 没问题我能满足你。" 我自豪地说。我很想鸡奸这个可爱淫贱的小男孩。
    " 我想再多被肏屁眼," 小美说," 也挺想含一个鸡巴。"
    " 附近有没有空閑的鸡巴?" 小胜问。他和小美都四处张望。
    小美看到她的父亲育国在旁边有空閑,喊道:" 嘿,爸爸。"
    育国走过来,说:" 小宝贝,怎麽啦?" 他的鸡巴挺翘在空中微微晃动。
    " 我可不可以含你的鸡巴?" 小美问。
    " 含吧。" 育国开心地笑说。
    小美安排了我们的体位。她让她的父亲仰面躺下,然后用膝盖和手肘支撑自
己的身体,优雅地把嘴巴滑下父亲的长长的勃起肉棒。在小美爲她爸爸做深喉口
交时,小胜到她身后,把他的年幼的鸡巴再次插入她的屁眼,然后我到小胜背后,
把我的颤抖不已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他的小菊花。
    我们四人很快就交织成一个淫乱的整体。我鸡奸十二岁的小胜,小胜鸡奸十
三岁的小美,小美在含她的爸爸的鸡巴。我们都呻吟着,让欲望驱使自己的动作。
    五分锺后,育国要射精了。
    " 我今晚还没有射过," 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说," 现在要射了。"
    " 育国伯伯,射在我脸上吧。" 小胜说," 我最喜欢被顔射。"
    " 小美也许想喝精液," 育国说," 小宝贝,你说怎麽办?是射给你,还是
射给小胜?"
    " 给他吧,爸爸。" 小美把吐出她父亲的鸡巴,说," 我今晚已经喝过很多
精液了。"
    育国站起来,跨着小美,这样他的鸡巴正好伸到小胜的面前。他一只手握住
鸡巴捋动。这时候,小胜仍然在精力充沛地鸡奸小美,而同时在被我鸡奸。小胜
仰起脸,準备接受伯父的白浊精液的洗礼。
    " 来了,要来了," 育国说," 我要把精液射到你的脸上……"
    他快速地搓动,叫人看不清他的手指。从龟头马眼开始射出滚热的白浊精液,
飞散到小胜的可爱的脸上。屋子里有很多镜子,旁边的镜子上映出这个十二岁男
孩子的脸,所以我虽然在鸡奸他,也仍然能看到顔射的情景。育国射精的量很大,
在他结束时,小胜的小脸已经被糊满。
    " 我也要射了," 小胜大声地说。他短而快地抽插小美的屁眼,说:" 我要
射了,阿龙,再多用力肏我的屁股。"
    他沈默了,因爲育国把半硬的、滴着精液的肉棒捅入了他的嘴巴。我用力肏
干小胜的紧窄的男孩屁股。小胜在上下两洞都被塞满的同时,把自己那年轻的精
液射入了小美的直肠。我听到小美在不断地说她的肠子里很舒服。小胜的高潮足
足持续了二十秒锺,我担心这个发情的小东西会不会晕倒,同时以极大的意志来
克制自己射出在他的男孩屁股里。
    小胜结束射精之后,我们分开了。从小胜那张开的屁眼退出时,我的鸡巴在
不断跳动,非常坚硬,没有射精。育国到厨房去小憩片刻,小胜这个孩子仰躺在
地毯上,神色恍惚,满身是汗水、满脸是精液,拼命地喘气。
    " 阿龙?" 小美对我说," 你可不可以把小胜的精液从我的屁眼里吸出来,
然后吐到我嘴里?"
    " 好呀。" 我说。这里每个人都可以这麽随意地做这麽变态的事情,每每出
乎我的意料。
    我马上把嘴唇贴上小美的肛门,把小胜那年轻的精液全部吮吸出来,没有咽
下去,含在两颊之间。小美转过身,仰起头,张开嘴。我吐出精液,拉长成又长
又黏的细丝,发情的小美全部咽了下去。小美对精液的口渴仍然没有满足,转身
爬到小胜身上,把他小脸上的爸爸的白浊精液也全部舔净。我稍微吮吸了一下小
胜的软软的小鸡鸡,品尝上面的精液和大便糅合的味道,但很快就想找个新的伴。
    肏小孩是很刺激,但现在我想找一个年纪大些的女人玩。
    这时,这个大家庭的一家之长,小真的父亲的母亲走来了。她名叫绪惠,虽
然年近六十,但身材仍然很好。虽然眼角有皱纹、乳房略有下垂、在屁股上有多
余的脂肪,但总的来说还很好看,和这边的那些年轻健康的女孩子一样可肏.
    " 阿龙," 在我站起时,绪惠走来,抓住我的鸡巴,轻轻爲我手淫。" 你接
下来準备去哪里?还是準备随便找个人做爱?"
    " 在随便找人做爱。" 我说," 现在,也许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做爱的人,就
是你。"
    " 好极了。我喜欢和新来的人做爱。我们这里只接受非常可靠的人来参加,
所以并不经常有新来的人。"
    " 你只要亲口告诉我,说你想被我肏,我就会肏你。"
    " 哎呀哎呀,你真积极。我告诉你,我愿意让你的鸡巴插到我的每个肉洞里。
"
    " 没问题," 我笑说," 先肏哪个洞?"
    " 先肏屄,再屁股,再嘴巴好了。" 绪惠笑说," 我喜欢含鸡巴,不过更喜
欢先让它插一下另外两个肉穴,这样可以让鸡巴更有味道。"
    绪惠领我到屋角的一个大椅子处。屋子里仍然充斥着肉体碰撞的声音,呻吟
和叫喊的声音。我渐渐对这种声音习惯了,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也不再在意。
    绪惠在大椅子上坐下,分开大腿,露出湿淋淋的屄。
    " 来肏我," 她说," 好好地、重重地肏我的屄。"
    我跪到这个发情的妇人面前,将我的长鸡巴插入她滚热的屄,又快又重地肏
她。她显然喜欢这样,快乐地呻吟喘息。在我肏她屄的同时,也把玩她的大而软
的奶子,掐她的乳头。
    群交的最大好处,就是有超多的花样可以选择。现在我肏过了一个十四岁女
孩(雪儿)的屁股,肏过了一个二十一岁的(瑞水)女人的屄,肏过了一个十一
岁男孩子(阳阳)的屁股,和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小美)玩过了六九,含了一个
十二岁男孩(小胜)的鸡巴,还肏了他的屁股。现在,我在肏一个五十九岁的女
人。今晚才过了不到一半!
    肏绪惠的屄有五分锺时,她要我拔出来。我的肉棒一离开她的湿屄,这妇人
就把双腿拉向胸口,双手抓住膝弯,这样赤裸的大屁股就整个张开,伸出在大椅
子的边缘外。她的肛门色深、皮皱,显出常年的使用痕迹,非常下流地张开着。
    后来,绪惠告诉我,她的阴道和肛门都是被自己的父亲在六岁时开苞的,从
那以后至今的五十三年间,从未停止过淫乱。
    " 插入我的屁股。" 绪惠色情地说," 鸡奸我吧。"
    " 就来。" 我说,轻松地把龟头滑入她张开的肛门,把整根肉棒都插入她的
直肠内。虽然一开始我插入很轻松,但随即她的屁眼紧夹起来。我在她的屁股内
抽送,绪惠愉快地呻吟。
    我对她的鸡奸也持续了五分锺,然后她要我再次拔出,站起来,向前坐坐,
把我的沾了汙物的鸡巴含入口中,深喉口交起来。她的舌技非常高潮,我站着的
双腿有些发抖,好像上了天堂那样舒服。
    片刻以后,绪惠将温暖的唇从我的鸡巴上移开,问我:" 你是不是要射了?
"
    " 快了," 我说," 要不要射在你的嘴里?"
    " 我蛮喜欢精液的味道,不过我更愿意从别的地方舔精液,比如说女孩的屄
上或者奶子上。来,我有一个主意。" 绪惠转身对旁边一个女人招手," 小宝贝,
来一下。"
    育颖过来了。她大约三十五岁,个子高,身材苗条,奶子尖挺,屁股样子也
很美味。她的头发和屄毛都很长,眼睛非常明亮,闪烁着欲望的光辉。育颖是绪
惠的女儿,也就是育国妹妹,是小真和小美的小姑。这些人的亲戚关系快要把我
搞晕了,明天我得让小真给我画一个家族关系图……
    绪惠把我介绍给育颖,从椅子上起来说," 阿龙,我想要你肏我女儿的屄,
但是在最后一刻要拔出来,把你的白浊精液射在她的腹部,怎麽样?"
    " 没问题。" 我微笑说。
    育颖也很喜欢这个计划。她坐到椅子上,向后仰,分开大腿。
    " 来肏我," 发情的小姑姑对我说。她的美屄被浓密的阴毛包裹,粉红色,
湿淋淋的。
    我跪下,把鸡巴插入育颖的美屄,令她舒服地呻吟起来。随着群交的热烈进
行,现在和屋子里的所有人一样,育颖,绪惠和我都全身覆盖着一层细细的汗水。
    我肏着育颖那紧窄的屄,她快乐地喘息着。
    " 我……我快要射了……" 我用力干着这个发情的妇人,说。
    " 肏我,肏我,好孩子。" 美妇人说。" 肏我。"
    绪惠站在一旁看我肏她的女儿,毫不遮掩地摸屄手淫。过了一会儿,一个头
发长长的苗条男孩子,大约十三岁的,走过来轻掐了一下绪惠的屁股,让她嘻嘻
笑起来。
    " 是志杰呀," 绪惠对那个男孩子说," 你来看你的妈妈被肏的样子,看,
好看吗?"
    " 嗯," 志杰说," 奶奶,我想肏你。"
    " 稍等一下,等阿龙把精液射到你妈妈的身上。" 绪惠说。
    我稍微计算了一下,志杰是育颖的儿子,也就是绪惠的孙子。
    一走神,性高潮突然袭击了我。我说:" 我要射了,要射了!"
    " 拔出来,射满我的全身吧。" 育颖说," 像淋浴那样。"
    我把鸡巴从育颖的热屄拔出,疯狂捋动。育颖、绪惠和志杰都看着我把精液
射满育颖的毛茸茸的湿屄和下腹部。
    我喘息着,鸡巴在手中爆发,白浊精液好像无穷无尽,高高地射出了十注,
才平息下来。我把粘湿的龟头在育颖那闪亮的屄唇上擦干。
    " 看起来味道不错," 绪惠微笑说," 让开,阿龙。我要把这些可口的汁水
都舔吃掉。志杰,来肏奶奶的屁眼。"
    " 好。" 志杰说。
    我双腿微晃地站起来,让到一旁,感到需要另一次短暂的休息。不过我有意
先观赏眼前这场肉戏的落幕。育颖还是仰躺在大靠背椅上,她的母亲绪惠跪在她
的张开的大腿间,开始热情地舔舐育颖的腹部和裆部,吃掉我的精液。同时,志
杰来到绪惠身后,把肉棒插入这个熟女的直肠,狠狠地肏他的奶奶。
    在他射精之前,志杰把肉棒从绪惠的屁眼拔出,匆匆地走到椅子前,在母亲
育颖的脸上手淫。这个少年在母亲的脸上射出了大量的白浊精液。绪惠舔光了我
射在育颖下身的精液后,便探身上前,在女儿的脸上舔食孙子的精液。
    我又一次来到厨房,在桌子上找了些零食吃,和在厨房里的其他人閑聊。小
真也在,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白浊精液沿着她的奶子的曲线淌下,衬托得她更加
漂亮了。雪儿也在,她是今晚我肏的第一个人。
    聊了大约十分锺,吃了些东西以后,我的感觉好多了,鸡巴也恢複了精神。
    我和小真的某个姑妈聊起来。她名叫雅萍,三十六岁,中等身高,痩痩的,
可是奶子又大又软,摇摇晃晃。这个家族看起来有大奶子的遗传基因。雅萍有一
头柔顺的长发,比例协调的脸部五官,阴毛也很有质感。谈了没几句,她忽然问
我,没有被肏过屁眼。
    " 从来没有。" 我回答说。
    " 想不想试一试?" 她很随意地说。
    " 也许吧," 我说," 我过去从没有想过被肏. 我倒是很喜欢肏别人的屁眼。"
" 你也可以试一试让你的屁眼被别人肏,小伙子。" 雅萍微笑说," 你愿意
的话,就去找我的儿子吧。他十六岁,鸡巴很长,但也比较细,给你的肛门开苞,
不会弄痛你。无论什麽事情,你至少应该尝试一次,对不对?在他肏你的时候,
你可以同时肏我。看,你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
    我们喝完杯中的酒,回到大客厅。厅中都是拥抱、蠕动的人,在大灯下,他
们的肉体闪着汗水的光辉。雅萍领着我来到大椅子旁,就是刚才我肏了绪惠和育
颖的那个椅子。现在已经看不到绪惠和育颖了。雅萍把她的儿子喊了过来。儿子
是一个苗条、英俊的少年,面孔和母亲很像,线条柔和,几乎有些女性化。他的
母亲介绍说他叫志武,又说了她的打算:让志武肏我的屁眼,同时我来肏他的妈
妈。志武非常喜欢这个计划,而且坚持要我先肏他的屁股。
    " 好,来吧。" 我说。我一向都更喜欢女人和女孩,但是现在也习惯了享受
男孩子的屁眼。
    雅萍在大椅子上坐下,甩开两条肥嫩的大腿,架到扶手上。她的毛茸茸的屄
在腿间,粉红而湿滑。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